首頁 > 區塊鍊

一個實用的中國央行數字貨币和Libra設計方案

區塊鍊 龍白滔 零壹财經 2019-07-31

關鍵詞:數字貨币Facebook發布Libra數字貨币CBDC設

本文從理論和實踐角度提出一個CBDC可行性方案建議
作者:龍白滔,清華大學計算機本科、碩士和博士。愛好研究區塊鍊和加密貨币技術和貨币金融理論。連續創業者。曾創立知象科技專注于金融雲計算、量化投資、和機器學習等領域,從啟賦資本獲得2750萬人民币投資;創業前曾擔任中金甲子投資基金首席技術官;曾任萬向控股旗下通聯數據聯合創始人和首席戰略官;之前曾在埃森哲咨詢和IBM全球咨詢服務部門擔任金融服務領域的高管,長期為中國金融服務領域客戶提供技術、業務和戰略咨詢服務,曾代表埃森哲擔任上海證券交易所新一代交易系統項目總設計師。

引言

自Facebook發布Libra白皮書後,世界範圍内激發了廣泛讨論。中國國内尤其熱議了中國政府和民間應該如何應對Libra帶來的挑戰,是否應該發展中國版本的Libra,并再次激發了對央行數字貨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CBDC)的關注。

Libra的一些重要特征,如超主權和國際支付便利性等,對人民币國際化面臨的挑戰和實施路徑,具有重要借鑒意義。因此本文将聚焦于提出一個實用的中國CBDC(以下如果沒有特殊說明,CBDC即特指中國央行數字貨币)設計方案并讨論其對金融穩定性的影響。本文亦認為,中國民間版本的Libra(以下代稱Libra-x)與CBDC除發行主體不同之外(前者由企業聯合體主導,後者由央行主導),其設計目标和實現方法都有極大類似,因此本文也将基于CBDC設計方案讨論Libra-x設計方案。如果沒有特别說明,本文有關CBDC的讨論将适用于Libra-x。

本文作者對中國央行正在推進的央行數字貨币相關研究和開發工作并不了解,本文僅從理論和實踐角度提出一個CBDC可行性方案建議,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反應任何官方的觀點和工作狀态。

第一章 中國央行數字貨币CBDC設計

介紹

從金融穩定性角度,CBDC設計方案應遵循以下原則,以避免或減輕CBDC的引入和實現對已有金融體系穩定性的影響:
 

不為既有貨币政策工具和傳導機制引入不确定性;
考慮到CBDC可能服務完全不同的核心目标,盡可能為CBDC引入新的貨币政策工具;
不改變或者顯著削弱商業銀行的商業模式(通過貸款創造存款貨币、為社會提供信貸和流動性);
不影響或者顯著削弱整個(引入CBDC後的)金融體系為全社會提供信貸和流動性的能力;
避免CBDC引入後可能帶來的商業銀行擠兌(如儲戶大規模從銀行存款切換到CBDC)



2017年國際清算銀行(BIS)在其季度評論[1]中提出著名的“貨币之花”提出了一個相對完整的不同貨币形态的分類學,2018年3月BIS的發布工作論文[2]對CBDC進行了全面的綜述,分析了其對支付、貨币政策和金融穩定性的影響。全球主要央行和主要貨币政策機構都如火如荼開展了CBDC領域的研究。不同CBDC系統原則上可能有非常不同的适用範圍,有些視CBDC為央行現金的電子版,有些視CBDC為擴大了可訪問範圍的央行儲備金(reserve),有些視CBDC為商業銀行存款的替代物;有些CBDC系統延續了已有央行/商業銀行基于賬戶(account-based)的體系,大部分CBDC系統預期是基于令牌的系統(token-based)。

目前人民币仍然處于資本管制不能自由兌換,但人民币面臨極強的國際化需求,例如要鼓勵更多國家在更廣泛的貿易行為中使用人民币進行計價和結算,或者把人民币作為價值儲存工具或者儲備貨币。本文把人民币國際化的需求進一步在超主權範疇上進行延伸,人民币CBDC應可以允許更廣泛的主體參與其發行過程并分享鑄币稅。因此本文定義CBDC有如下特征:

1)CBDC是央行的一種貨币形式,與其它形式的央行貨币(如現金和儲備金)面值保持一緻(即維持平價parity);
2)相比較央行儲備金,CBDC允許更廣泛的主體訪問(前者隻有商業銀行、一些支付機構和外國央行等可以訪問,後者被設計為允許商業銀行、非銀金融機構、家庭和公司訪問);
3)CBDC是基于令牌的,而儲備金是基于賬戶的;
4)與其它形式的央行貨币使用獨立的運行架構,因此允許CBDC可以服務完全不同的核心目标;
5)CBDC可以是計息的,在合理假設下,可以支付與儲備金不同的利息;
6)除支持零售支付外,CBDC支持跨境支付,作為對比,現金主要是一種零售支付工具,而儲備金主要用于銀行間清算用途;
7)CBDC的發行機制可以與現金和儲備金不同,例如支持不同的抵押品,允許更廣泛的主體參與CBDC發行。

針對上述特征進一步說明:

特征1:該特征有兩層含義。第一層含義指出CBDC是央行的一種負債,屬于傳統貨币概念M0的範疇,這與中國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有關CBDC定位于M0的發言是一緻的[3]。第二層含義指出CBDC需要維持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的平價關系。絕大部分貨币框架中,央行的不同類型貨币之間可以按照相等面值進行交換,例如一單位央行紙币可以交換一單位央行儲備金,但确實有一些作者建議打破這個傳統,特别是在CBDC的場景下。例如Kimball和Agarwal的論文[4]描述了一個框架,現金和CBDC之間可以維持一個靈活的彙率,以幫助實現現金的負利率來克服經典的“流動性陷阱”。這意味着一個經濟體同時運行兩種法币,盡管他們處于一個可管理彙率之下。這将帶來嚴重的挑戰,到底現金還是CBDC是該經濟體的财務記賬單位?如果真的兩種法币都被廣泛使用了,所有商品和服務都不得不有兩種報價,這将帶來嚴重的管理成本。一般業界都認同,同時管理兩種法币将為貨币穩定帶來重大風險。因此,雖然理論上CBDC可以與央行其它形式的貨币有不同面值,本文假設CBDC必須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面值一緻,意即CBDC場景下(同理Libra-x),沒有形成一種新的财務記賬單位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特征3:已有貨币體系是基于賬戶的,如央行隻為包括商業銀行在内的少數機構開設儲備金賬戶,而商業銀行為普通用戶開設存款賬戶;跨行支付需要通過央行的實時全額清算(Real Time Gross Settlement:RTGS)系統在相關商業銀行于央行的儲備金賬戶之間進行清算。CBDC是基于令牌的系統,因此所有參與主體之間可以直接進行轉賬和支付,無需依賴現有的RTGS系統。因此基于令牌的設計,也為4)提供了可能性。

根據以上CBDC特征的定義,本文将探讨是否可以将CBDC作為一種新的貨币政策工具,配合采用價格規則(央行設定CBDC的利率以允許其數量變化)或數量規則(央行設定CBDC的供給量以允許其利率變化)。

根據CBDC的定義,本章内容将讨論CBDC與現有貨币體系的關系,并且針對潛在的金融穩定風險,詳細讨論CBDC四項核心原則,并分析其對金融穩定性的影響。

CBDC貨币政策三元悖論

Bjerg的論文[5]修改了經典的貨币政策三元悖論使之可以适用于相互競争的兩種國内貨币體系-央行和商業銀行體系。本文采用類似的方法将經典模型修改為可适用于相互競争的兩個國内貨币體系-CBDC和已有央行貨币體系。

經典貨币政策三元悖論最初的想法來自Keynes[6],随後Mundell[7]和Fleming[8]進行了詳細闡述,最終Obstfeld和Taylor[9]給出了現在被廣為人知的定義-“開放經濟體的宏觀經濟政策三元悖論...遵循一個基本的事實:一個開放的資本市場剝奪了一國政府同時實現它的彙率和運用貨币政策來實現其它經濟目标的能力”。下圖1總結了該三元悖論的觀點,即任何貨币政策當局(政府或者央行)隻能同時實現以下三個政策目标中的兩個:設定利率的貨币自主性,管理貨币彙率,和資本自由流動。例如,人民币實行與美元的浮動彙率,在三個政策目标中選擇了可管理的浮動彙率和設定利率的貨币自主性,而犧牲了資本自由流動;港币實行與美元固定彙率的聯系彙率制度,在三個政策目标中選擇的是管理固定彙率和資本自由流動,而犧牲了設定利率的貨币自主性。


圖1:經典貨币政策三元悖論

CBDC的功能基本等價于央行已有貨币體系,因此形成了已有貨币體系與CBDC之間某種形式的競争,可類比于經典貨币政策三元悖論中的不同貨币之間的競争。CBDC的實現會帶來經典三元悖論中同類型的矛盾。我們按照如下規則把經典模型轉化為如圖2所示模型:
 

兩種貨币之間的彙率管理的傳統政策目标轉化為通過維持CBDC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面值一緻(即維持平價)來保證金融穩定性;
設定央行利率的貨币自主性的傳統政策目标轉化為設定CBDC利率的貨币自主性;
資本自由流動的傳統政策目标轉化為CBDC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包括現金、儲備金和銀行存款)的自由兌換。實現CBDC會引入這種兌換。CBDC允許所有主體都能夠訪問央行資産負債表,一般用戶第一次有機會可以選擇持有商業銀行存款還是CBDC



圖2:CBDC貨币政策三元悖論

根據CBDC定義,維持CBDC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之間的面值一緻是必須選擇的政策目标。剩下兩個政策目标,選擇能夠設定CBDC利率,還是選擇CBDC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之間的自由兌換?

CBDC被設計為支持跨境支付,如果CBDC能夠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自由兌換,将直接破壞中國現有外彙管理制度;此外,考慮到CBDC實際上是一種比銀行存款更安全的無風險流動性資産,如果CBDC能夠與央行儲備金自由兌換,那麼很容易引起用戶大規模地将銀行存款切換為CBDC,這形成了對整個銀行體系的“擠兌”(後文有詳細分析)。考慮以上兩點,我們必須排除自由兌換的政策目标。

因此,在CBDC設計中,我們選擇維持CBDC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面值一緻和能夠設定CBDC利率的政策目标,放棄CBDC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自由兌換的政策目标。

至此本文得出了CBDC設計的政策目标。下面将運用CBDC的核心原則來詳細讨論CBDC計息問題、與央行儲備金和銀行存款的可兌換性、與銀行存款維持平價的方法以及CBDC發行的方法。

CBDC核心原則

英格蘭銀行的Michael Kumhof 和IMF的Clare Noone在論文[10]中提出了CBDC的核心原則來降低CBDC引入後為商業銀行體系帶來的風險。這些原則是:(1)CBDC支付可調節的利率;(2)CBDC不同于央行儲備金,兩者不能兌換;(3)央行或者商業銀行不擔保銀行存款到CBDC的兌換;(4)央行僅依據合資格抵押品(主要是政府債券)發行CBDC。

CBDC支付可調節的利率

為CBDC支付可調節利率最根本的理由是維持價格穩定和維持CBDC與其它貨币的平價。市場裡CBDC的供需需要一個價格達到均衡。假設CBDC像現金一樣支付零的名義利率,如果央行因為對真實CBDC餘額的需求預測不準确而過度供應CBDC,那麼消除過度供應的方法,隻能是如下兩種,(1)CBDC貶值因此破壞CBDC與其它形式貨币的平價關系,或者(2)減少名義CBDC餘額的真實價值使其與CBDC真實需求一緻,這樣通過一般價格水平出清市場,但這樣做直接違背了央行反通脹的目标。如果CBDC支付的利率是固定的,這裡沒有第三種可能的方法。然而可調節的利率可以增加CBDC的需求,而無需央行資産負債表的調整,無需破壞平價關系,也無需價格水平調整。

CBDC不同于儲備金,兩者不能兌換

首先,當儲戶大量尋求切換到CBDC時,本原則有助于維護金融穩定。如果CBDC與儲備金可自由兌換,在這種情況下,單個銀行願意對存款支付CBDC就足以威脅金融穩定。這源于銀行承諾通過RTGS系統以儲備金結算銀行間支付。當一家銀行對存款支付CBDC時,所有非銀行主體都可以通過将存款轉移到該銀行來利用這一點。當流失存款到該銀行時,其它銀行必須通過RTGS系統以儲備金來結算銀行間支付。當央行支持即時将儲備金兌換為CBDC時,該銀行可以使用其新獲得的儲備金來獲得CBDC,以便支付給到它這裡來的為此目的的儲戶。這将導緻存款的銷毀,和觸發全系統、幾乎即時的銀行擠兌。同理,如果儲備金和CBDC相同,通過RTGS系統可以同樣方式觸發擠兌。

其次,本原則使儲備金和CBDC能夠服務各自的核心目的。CBDC不僅可以作為零售支付媒介,也可以作為銀行間結算資産,還支持跨境支付。這使得央行擁有了一個新的政策工具,尤其是CBDC的數量或利率。這使得央行可以保持對金融體系中儲備金數量及其利率的控制。保持對儲備金的控制使央行可以繼續影響經濟體中的無風險利率,後者是實際投資決策和跨周期分配決策的關鍵因素。

英格蘭銀行的Jack Meaning和Ben Dyson等的論文[11]認為,儲備金市場已納入新的CBDC體系。或者說,他們假設CBDC是通過擴大對儲備金的訪問而非通過引入一種新的央行貨币而創造的。這種擴大儲備金訪問的制度可能會以未知的方式影響既有貨币政策傳導機制,而如果儲備金和CBDC保持分離的話,至少通過政策利率的傳統貨币政策傳導機制會保持不變。

Michael Kumhof的論文[10]進一步從CBDC便利收益(convenience yield)的角度,分别考察了家庭和公司部門套利以及銀行套利的場景,論證了在套利和非套利的均衡狀态下,儲備金和CBDC的利率都不會收斂到相同值,因此他們是不同的。核心論點包括:
 

一個經濟體的無風險名義利率,等于名義上無風險的純價值存儲資産(如本币短期政府票據)的利率;
當前為儲備金支付的名義利率,或者等于,或通過套利與該經濟體的無風險名義利率密切相關;
CBDC的利率等于無風險利率減去CBDC的便利收益(即CBDC作為一種交易媒介的溢價);
CBDC的便利收益随着CBDC的數量增加而減少。CBDC的邊際持有人為公司和家庭部門,他們對CBDC的需求和央行對CBDC的供給決定了CBDC的便利收益。在邊際持有人非套利情形下,如CBDC便利收益為零則要求CBDC供給處于一個飽和點-CBDC的供給接近銀行存款的水平。這将帶來兩個挑戰:第一個是缺乏足夠的合資格抵押品央行可以用來發行CBDC;第二個是如果CBDC供應的流動性達到銀行存款的水平,這将使得銀行存款和貸款沒有必要從而摧毀銀行的商業模式。因此合理的預期是央行隻會适度發行CBDC
因為不是CBDC的邊際持有人,銀行從持有CBDC獲得的邊際收益超過其持有儲備金或債券的可能性非常小。因此銀行傾向于不持有大量CBDC因為機會成本過高。銀行持有CBDC的決策類似銀行持有物理現金,最小化持有量僅為滿足客戶請求。



央行或者商業銀行不擔保銀行存款到CBDC的兌換

一些CBDC研究[11]建議,銀行有義務在任何時候按任何數量把存款兌換為CBDC。他們認為這是維持CBDC與央行其它形式貨币平價的關鍵。論文[10]論述了把這項建議作為CBDC的必要特性既危險亦無必要。

危險性首先來自保證該項義務的公信力。當凈流入CBDC和凈流出存款額較小且行動緩慢時,銀行部門或許能夠應付。然而,挑戰在于壓力時期能否履行義務。假設整個非銀部門需求更多CBDC,以至整個銀行部門用完了自己持有的CBDC,銀行需要向央行出售或回購合資格資産以獲得CBDC。央行可能必須擴大合資格抵押品目錄,甚至完全免除大規模無擔保貸款的抵押品要求。因此,這一義務的公信力取決于央行作為最後貸款人的承諾。鑒于流動性要求的潛在規模,可能會對央行資産負債表帶來前所未有的風險。也就是說,銀行随時準備将存款轉換為CBDC的擔保最終必須得到央行的擔保。

央行如果承諾在緊急情況下接受銀行存款以換取CBDC,這将為從銀行存款到CBDC的擠兌敞開大門。可以想象,這種擠兌幾乎可以瞬間運行,規模空前,因為這是從整個銀行系統擠兌,而不是從一個銀行擠兌到另一個。這反映出,銀行部門可能需要向央行請求的流動性支持規模将比傳統銀行擠兌大一個數量級。

保證存款對CBDC的可兌換對維持CBDC與銀行存款的平價也不是必要的。實際上,隻要滿足下列條件,即可維持CBDC與銀行存款的平價:

1)央行或允許調整CBDC的利率(根據CBDC數量規則),或允許通過交換非存款的合資格資産來調整CBDC的數量(根據CBDC價格規則),這樣使得私營部門預期平價關系得以保持。也就是說,央行持續并可靠地,根據目标數量或價格,來滿足CBDC的需求;

2)CBDC合資格資産有一個運行和流動性市場;

3)至少有一個私營部門參與者(可以是銀行或非銀金融機構)可以接收/發起來自銀行存款的支付,并活躍在CBDC市場和CBDC合資格資産市場。

條件1)不言自明。根據CBDC設計目标,合資格資産可以是政府債券,或者原生數字資産。前者對應成熟的債券交易市場,後者對應新興的數字資産交易所。條件2)和3)允許代理利用該市場中的任何套利機會将CBDC與銀行存款之間的平價偏差推至零。在這些條件下,一個合理的結果是将存在一個大的流動性私人市場,其中家庭和公司部門可以互相交易銀行存款與CBDC,少數參與者能夠訪問合資格資産的庫存從而從央行獲得額外的CBDC。因此,依賴這一市場,加上至少有一個參與者能夠就任何套利機會進行交易,即可确保銀行存款和CBDC的平價。依賴這一市場的風險比依賴銀行兌換保證的風險要小的多。

我們進一步說明上述套利機制驅動維持CBDC與存款的平價。假設CBDC以1-x(x>0)的彙率交易到存款。然後,金融機構可以從客戶那裡獲取1人民币單位的存款流入,在市場上購買1人民币單位債券,立即将1單位債券出售給央行換得1單位CBDC,向客戶交付1-x的CBDC,從而鎖定x單位CBDC為無風險利潤。套利将驅動x到零。請注意,正是央行承諾為價值1單位的“存款貨币”支付1單位CBDC,即央行在其運營中使用平價彙率,從而使這一策略得以發揮作用。

從防止擠兌來說,也有其它幾種方式來建立CBDC系統以限制存款轉換為CBDC,例如,限制銀行在規定時間内必須轉換為CBDC的存款金額或限制CBDC賬戶中持有CBDC的數量。但是,即使在正常時間,這些限制也存在無法維持平價的風險。此外,如Gürtler和Nielsen等的論文[12]所闡述,CBDC的持有上限将限制可進行交易的數量或價值,從而可能損害CBDC作為支付系統的有效性。關于金融穩定,Callesen的論文[13]認為,如果為使得CBDC在交易中有用而設置足夠高的上限,那将太高而無法控制銀行擠兌的風險。因此本核心原則表達為,銀行根本沒有義務為存款提供CBDC。銀行可以自由為存款兌換CBDC,或者不兌換,由他們決定。這是一種靈活的方法,允許銀行自行決定如何管理他們所面臨的風險。

央行僅依據合資格抵押品(主要是政府債券)發行CBDC

本核心原則是說,央行隻用它選擇的合資格抵押品來兌換CBDC,它不支持用儲備金或銀行存款兌換CBDC。這一原則允許央行管理發行CBDC為其自身資産負債表帶來的風險,就像它為發行儲備金和現金所做的一樣。更重要的是,這些發行安排可以消除銀行部門作為整體的擠兌風險,這些風險要麼來自因為CBDC和儲備金可兌換,要麼是因為CBDC和銀行存款可以即時兌換。

現在,我們從政策規則的角度闡述如何提供CBDC。數量規則确定相應央行貨币的數量,并允許其利率進行調整。價格規則确定相應央行貨币的利率,并允許其數量進行調整。價格規則和利率規則的術語是可以互換的。

CBDC可以根據數量規則或價格規則提供。根據CBDC數量規則,央行不會為應對需求增加而增發CBDC,而是允許CBDC的利率向下調整,直至市場出清。根據CBDC價格規則,央行設定CBDC利率,并允許私營部門确定其數量。央行這樣做,是按需向私營部門自由發行(或收回)CBDC,僅限于合資格資産。根據這樣的規則,CBDC的發行安排至關重要。

假設合資格資産僅包含政府債券。希望将銀行存款轉化為CBDC的私營部門代理首先必須用存款換取債券,随後将債券提供給央行以換取CBDC,或者該代理必須找到一個交易對手,後者用債券從央行兌換CBDC并且願意用該代理的存款兌換CBDC。通過這些交易,隻要債券不是從銀行部門獲取的,存款就不會離開總體的銀行體系,他們隻是簡單地轉移到債券的賣家手裡。因此,當私營部門獲得額外CBDC時,銀行融資總體上不會“消失“。能達成這個結果的關鍵點在于,央行不會接受銀行存款來換取CBDC,換言之,它不直接為商業銀行提供資金。這迫使代理首先用銀行存款兌換為非銀行負債的資産,這裡即債券,增持CBDC的相關方會減少其債券持有而非存款持有。

如果債券來源為銀行部門,則銀行部門總體的資産負債表收縮,但文後我們會繼續讨論,這樣做不會立刻影響經濟體中信貸或流動性的數量。此外,如果銀行沒有義務為存款提供CBDC(如前文所建議),那麼銀行不會在第一時間被迫使用自己持有的債券來為存款提供CBDC。

目前人民币發行機制是以美元外彙占款為主,也輔以公開市場操作機制(即商業銀行通過抵押合資格資産與央行訂立回購協議借入/歸還額外流動性)。可見,CBDC發行機制與人民币有不同也有類似。國内金融學界和監管層一直有呼聲要改變過于依賴外彙占款的機制,以避免人民币過度受到美元貨币政策和經濟周期的影響。

CBDC提供給中國一個合适的機會去嘗試改變CBDC發行機制:取消外彙占款,而主要以向央行出售/購買合資格資産來獲得/回收流動性;此外,也可以通過抵押合資格資産與央行訂立回購協議來借入/歸還額外流動性。目前中國央行已經發展出豐富的公開市場操作的政策工具,允許金融機構向央行借入/歸還流動性,包括7天以内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SLO)、7天至三個月的常備借貸便利(SLF)、三個月至一年的中期借貸便利(MLF)或者更長期限的一些工具。央行僅需将這些工具适當調整即可适用于CBDC。

央行還可以針對CBDC制定專門的合資格抵押品目錄,可以包括高信譽度人民币國債/主權債、金融公司債和企業債等。為強化CBDC作為超主權貨币的定位,也可以把外币主權債和原生數字資産(例如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增加進合資格抵押品目錄,這樣可以弱化CBDC由中國主導的印象,鼓勵相關國家積極參與CBDC的發行。增加外币資産進入合資格抵押品目錄将為央行發行CBDC帶來額外的彙率風險,不過主流央行在這方面都有比較豐富的經驗。原生數字資産相比較傳統債券,波動性很大,需要更謹慎管理其市場風險和流動性風險。本文作者的論文[14]詳細描述了基于原生數字資産發行和供給加密貨币穩定币的方法。

中國CBDC經濟模型

Michael Kumhof的論文[10]提出了三種CBDC經濟模型,其中整個經濟的CBDC訪問模型(Economy-wide Access Model)中,所有參與者,包括銀行、非銀金融機構、家庭和公司,都能訪問CBDC,因此CBDC作為經濟體中所有代理的貨币。這符合本文CBDC功能定義,因此本文基于該模型構建中國CBDC經濟模型,如圖3所示。

圖3:中國CBDC經濟模型

所有代理能夠訪問CBDC不意味着央行向所有CBDC持有者提供零售服務。在CBDC經濟模型中,隻有銀行和非銀金融機構可以直接與央行互動買賣CBDC,而家庭和公司必須使用CBDC交易所來用存款換取CBDC,當然家庭和公司之間總是可以互相交易來買賣CBDC。CBDC交易所可以是一個新的獨立實體,或者由銀行或非銀金融機構運營,但為清楚說明起見,本文将CBDC交易所視為獨立的實體。

商業銀行為非銀金融機構、家庭和公司保持借記和貸記頭寸(圖中由“銀行存款”和“銀行貸款”表示)。非銀金融機構向家庭和公司提供金融服務,例如基金管理服務,結果是非銀金融機構承擔有對家庭和公司部門的債務。

CBDC交易所執行如下四種類型的交易:

1.向/從家庭和公司出售/購買CBDC,以交換銀行存款;
2.向/從其他私營部門對手方出售/購買存款以交換央行合資格抵押品(例如政府債券);
3.向/從央行出售/購買債券以交換CBDC;
4.與央行訂立回購協議借入/歸還CBDC

圖4:CBDC交易所運行說明

CBDC交易所會為向家庭和公司出售/購買CBDC的服務而收取費用或價差。也可以想象,銀行可能會選擇為其客戶補貼CBDC交易所服務費,就像今天銀行為其客戶補貼現金分發成本一樣。為補充其持有的CBDC,CBDC交易所使用它收到的存款購買債券,然後使用債券從央行獲得CBDC。CBDC交易所至少在一家商業銀行開有賬戶,以便可以接收存款。CBDC交易所會周期性地再平衡它持有的債券、銀行存款和CBDC浮存(float),使之回到目标分配。

CBDC經濟模型金融穩定性分析

2016年Michael Kumhof在論文[15]中通過DSGE建模校準了危機前美國宏觀數據,發現基于國債發行30%GDP數量的CBDC可永久提升3%的GDP,此外采用逆周期的CBDC價格和數量規則作為次要的貨币政策工具,能顯著提升央行穩定商業周期的能力。雖然沒有深入分析,我們可以審慎猜測,引入CBDC可能會刺激經濟活動,也可能提升貨币系統的效率。

為評估CBDC經濟模型對經濟成果的影響,我們用“總信貸”來表示非銀部門(含非銀金融機構、家庭和公司)借款人獲得資金總額,這決定了這些借款人的投資和交易能力,用“總流動性”來表示非銀部門進行經濟交易的能力。“總信貸”大緻等于銀行部門資産負債表中“貸款”與銀行部門和非銀部門持有的“非貸款類銀行資産”的總和,“總流動性”大緻等于非銀部門持有銀行存款、現金和CBDC的總和。

從部門的角度來考察資産負債表的變化。當非銀部門試圖卸載超出其需求的存款時,他們要麼用存款交換銀行持有的非貸款類資産(如證券化資産),要麼用存款交換銀行提供的非存款類債務(例如商業銀行債券)。論文10的分析顯示,在所有場景下,央行資産負債表将擴大,在多數場景下,銀行部門的資産負債表會收縮,但總信貸和總流動性不會直接受銀行存款切換到CBDC的影響,實際上,可能還會增加,因為引入CBDC流動性可能刺激經濟活動。央行資産負債表的擴張是可預期的結果,因為它獲得資産發行CBDC。銀行部門縮表的原因是銀行部門總體需要出售資産給央行來響應非銀部門CBDC需求的增長,或出售資産給非銀部門響應其銀行存款需求的減少。如果銀行部門出售非存款類銀行債務給非銀部門來響應其存款需求的減少,則銀行部門的資産負債表構成會發生變化但其容量保持不變。

雖然總信貸不會直接受銀行存款切換到CBDC的影響,然而,通過銀行貸款利率,可能導緻信貸數量均衡态的變化。其中一些變化可能是由于監管。例如,巴塞爾協定III要求對“不穩定”銀行融資(通過“凈穩定融資比率”)的份額進行限制,并要求最低的流動性資産持有量,以覆蓋某些類型資金潛在流出(通過“流動覆蓋比率”)。這些限制反過來會影響銀行的放貸能力。銀行存款到CBDC的切換不僅使銀行面臨相對穩定的零售存款的流失,還可能去除相對較高流動性的債券。商業銀行可能不得不用批發融資來取代銀行存款。這些情況可能會影響監管比率,從而影響信貸的數量或價格。墨西哥央行副行長最近表達了類似的關切[16]。

有關CBDC引入帶來的銀行擠兌風險,前文針對該風險提出的CBDC核心原則,并按這些原則建議了CBDC經濟模型,因此銀行擠兌的風險已經得到充分的讨論和解決。

第二章  Libra-x 經濟模型

中國CBDC與Libra-x,除發行主體不同之外,兩者功能、定位幾乎完全相同。此外,CBDC的設計方案幾乎與現有央行體系完全解耦,例如,CBDC不同于央行儲備金,服務于完全不同的核心目标,支付不同于儲備金的利率,且與儲備金不可自由兌換;與CBDC有關的政策工具獨立于已有貨币政策工具;CBDC運行架構獨立于央行已有體系等。因為CBDC與現有央行體系的解耦,本文建議的CBDC設計方案可以幾乎無修改地平移至Libra-x,除了一些必要的與央行相關的修改之外。前文有關CBDC貨币政策三元悖論、CBDC四項核心原則和CBDC經濟模型對金融穩定性的影響等結論可直接适用于Libra-x,因此此處不再詳述。因此我們隻把Libra-x最重要的一些結論列舉于此,相關細節請讀者參考CBDC的相關内容。

Libra-x有如下特征:

1)Libra-x是企業聯合體Libra-x協會發行的加密貨币穩定币,與其它形式的人民币貨币(如現金和銀行存款)面值保持一緻(即維持平價parity);
2)Libra-x允許廣泛的訪問主體,包括商業銀行、非銀金融機構、家庭和公司等;
3)Libra-x是基于令牌的系統;
4)Libra-x是可以是計息的,在合理假設下,可以支付與央行儲備金不同的利息;
5)Libra-x支持跨境支付;
6)Libra-x的發行機制支持廣泛的合資格抵押品,包括人民币國債和主權債,外币主權債,以及原生數字資産等,允許更廣泛的主體參與Libra-x發行。

從Libra-x貨币政策三元悖論我們可知,Libra-x設計選擇可設定利率的貨币自主性和維持Libra-x與人民币平價關系的政策目标,而放棄Libra-x與央行已有類型貨币(現金、儲備金和銀行存款)的自由兌換。

為避免Libra-x的引入為現有銀行體系帶來系統風險,Libra-x的設計遵循類似CBDC的核心原則:(1)Libra-x支付可調節的利率;(2)Libra-x不同于央行儲備金,兩者不能兌換;(3)Libra-x協會或者商業銀行不擔保銀行存款到Libra-x的兌換;(4)Libra-x協會僅依據合資格抵押品發行Libra-x。

Libra-x 經濟模型如圖5所示:

圖5:Libra-x 經濟模型

全市場參與者,含銀行、非銀金融機構、家庭和公司,都能訪問Libra-x系統,因此Libra-x作為經濟體中所有代理的貨币。該模型中,隻有銀行和非銀金融機構可以直接與Libra-x協會買賣Libra-x,而家庭和公司必須使用Libra-x交易所來用銀行存款換取CBDC,當然家庭和公司部門内部可互相交易來買賣Libra-x。Libra-x交易所可以是一個新的獨立實體,或者由銀行或非銀金融機構運營,為清楚說明起見,本文假設Libra-x交易所為獨立實體。

Libra-x交易所執行如下四種類型的交易:
1.向/從家庭和公司出售/購買Libra-x,以交換銀行存款;
2.向/從其他私營部門對手方出售/購買存款以交換Libra-x協會合資格抵押品;
3.向/從Libra-x協會出售/購買合資格抵押品以交換Libra-x;
4.與Libra-x協會訂立回購協議借入/歸還Libra-x

圖6:Libra-x交易所運行說明

Libra-x交易所運行如圖6所示,它會為向家庭和公司出售/購買Libra-x的服務而收取費用或價差。也可以想象,銀行可能會選擇為其客戶補貼Libra-x交易所服務費,就像今天銀行為其客戶補貼現金分發成本一樣。為補充其持有的Libra-x,Libra-x交易所使用它收到的存款購買合資格抵押品,然後使用這些資産從Libra-x協會獲得Libra-x。Libra-x交易所至少在一家商業銀行開有賬戶,以便可以接收存款。Libra-x交易所會周期性地再平衡它持有的合資格抵押品、銀行存款和Libra-x浮存(float),使之回到目标分配。

同理CBDC對金融穩定性的影響,總信貸和總流動性不會直接受銀行存款切換到Libra-x的影響,實際上,可能還會增加,因為引入Libra-x流動性可能刺激經濟活動。此外,引入Libra-x帶來的銀行擠兌風險,已經被Libra-x的設計很好地解決。

雖然Libra-x與CBDC有很多相似之處,但因為Libra-x并非政府或央行主導發行,其發行主導和參與主體都更為廣泛和多樣化。因此Libra-x體系的治理結構、鑄币稅分配和商業模式等,可以與CBDC有極大的不同,但這些話題不是本文關注重點。感興趣的讀者可以持續關注本文作者後續文章或者項目白皮書。

參考文獻
[1]Bech, M and R Garratt (2017): "Central bank cryptocurrencies", BIS Quarterly Review, September, pp 55-70.
[2]BIS Committee on Payments and Market Infrastructures, Markets Committe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3]王信,"國務院已批準央行數字貨币的研發"發言,http://zhmu3beb.caifu20275.cn
[4]Kimball, M., & Agarwal, R. (2015). Breaking Through the Zero Lower Bound. IMF Working Paper(15/224)
[5]Bjerg, O. (2017). Designing New Money: the policy trilemma of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
[6]Keynes, John M. 1930. A Treatise On Money. London: Macmillan.
[7]Mundell, Robert A. 1963. 'Capital Mobility and Stabilization Policy under Fixed and Flexible Exchange Rates'. Canad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Revue Canadienne de Economiques et Science Politique 29 (04): 475-485.
[8]Fleming, J. Marcus. 1962. 'Domestic Financial Policies under Fixed and under Floating Exchange Rates'. IMF Economic Review 9 (3): 369-380.
[9]Obstfeld, Maurice, and Alan M. Taylor. 1997. 'The Great Depression as a Watershed: International Capital Mobility over the Long Run'. Working Paper 5960.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 2002. 'Globalization and Capital Markets'. Working Paper 8846. Cambridge MA: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10]Kumhof, M., & Noone, C. (2018).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design principles and balance sheet implications. Bank of England.
[11]Meaning, J, J Barker, E Clayton and B Dyson (2018), 'Broadening narrow money: monetary policy with a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Bank of England Working Papers, No. 724.
[12]Gürtler, K, Nielsen, S T, Rasmussen, K and M Spange (2017),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in Denmark?', Analysis, No. 28, December 2017. Available at: http://5u0ca6p6.caifu20275.cn
[13]Callesen, P (2017), 'Can banking be sustainable in the future? A perspective from Danmarks Nationalbank', Speech at the 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 100 years celebration event, Copenhagen, 30 October 2017. Available at: http://qh3pzz8.caifu20275.cn
[14]龍白滔,CFMI通證金融模型和穩定币機制,http://equltk.caifu20275.cn
[15]John Barrdear and Michael Kumhof, The macroeconomics of central bank issued digital currencies
[16]REMARKS BY JAVIER GUZM?N CALAFELL, DEPUTY GOVERNOR AT THE BANCO DE M?XICO, ON "SOME CONSIDERATIONS ON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THE OMFIF FOUNDATION-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 SYMPOSIUM "THE NEXT DECADE OF FINANCE: ASSESSING PRIORITIES AND IMPLICATIONS FOR SOCIETY, POLITICS AND ECONOMICS".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Missouri, July 9, 2019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1000歐元就能投資房地産?歐洲解鎖STO新姿勢

下一篇>英國FCA發布加密資産最終指南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全球央行眼中的數字貨币(共10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1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