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專欄】“接盤俠”梁錦松的14億美金資本騰挪術

一點财經 · 零壹财經 2019-08-09 17:47:55 閱讀:25051

關鍵詞:ipo經營範圍股東股價股份

李碧菁、梁錦松、郭廣昌、陳悅。一個猶太裔女人和三個中國男人,一部教科書式的醫療資産的資本化大戲。 從和睦家醫療到新風天域醫療,中國最大綜合醫療服務上市公司,呼之欲出。對于正在努力走向市場化明天的中國醫療服務業而言,這注定成為一個對行業産生巨大影響的事件。 2014年2月...
李碧菁、梁錦松、郭廣昌、陳悅。一個猶太裔女人和三個中國男人,一部教科書式的醫療資産的資本化大戲。

從和睦家醫療到新風天域醫療,中國最大綜合醫療服務上市公司,呼之欲出。對于正在努力走向市場化明天的中國醫療服務業而言,這注定成為一個對行業産生巨大影響的事件。

2014年2月間,複星醫藥宣布,旗下全資子公司複星實業(香港)有限公司所投資的美中互利拟通過合并進行私有化并從納斯達克退市。

這筆從談判初期到最終以2倍多溢價“落槌”的私有化交易,除複星醫藥(持股比48.65%)外,買方财團還包括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TPG德太投資集團(持股比48.14%)以及美中互利創始人之一、首席執行官李碧菁(持股比3.21%)。

時隔五年之後,2019年7月30日,新風天域(NYSE: NFC)與和睦家醫療集團宣布達成最終協議,新風天域将通過“現金+股票”的方式向原股東包括TPG及複星醫藥收購和睦家。

此次交易交割完成後,TPG德太投資集團不再持有和睦家醫療股權,獲利出局;複星醫藥也不再直接持有和睦家醫療股權,但以部分股權對價認購了新風天域新增發的940萬股股份。

更為關鍵的是,這筆交易完成後新公司将以“新風天域醫療”品牌運營,并将用“NFH”的股票代碼在紐交所挂牌,預計初始完全攤薄企業價值為14.4億美元。

新風天域集團董事長梁錦松将擔任新公司董事會主席;和睦家醫療創始人李碧菁将擔任新風天域醫療首席執行官;而新風天域集團首席執行官吳啟楠則領導新任董事會執行委員會。

從美中互利的納斯達克私有化退市到收購和睦家的新風天域醫療搶灘紐交所,複星醫藥、TPG、和睦家與新風天域,這四位主角間的資本戲碼,無疑給當下困頓于市場的中國醫療服務機構,注入了一劑強心針。

由于醫院等醫療服務機構,初期固定資産投入巨大,同時客群培養難且耗時較長,再加上醫療服務屬地化特征、醫保限制客單價提升,尤其社會化的醫療機構又相比公立醫院缺乏核心技術等競争優勢,因此單體醫院經營頗難,天花闆明顯。

然而,即便中國醫療服務的市場化之路困難重重,但仍然孕育出了一批非常優秀的市場化醫療機構,諸如和睦家醫療集團、武漢亞心醫院、北京三博腦科、北京善方醫院、上海沃德醫療中心等等。

事實上,這些市場化醫療機構的成長也早就注入了資本的基因,甚至已經經曆了幾番的資本騰挪。

根據《多肽鍊》收集的信息,這其中的佼佼者甚至目前一級市場的股權估值已經達到了35-50倍的區間,而背後資方以國際大資本為最。

毫無疑問,中國巨大的人口基數與醫療服務能力之間的缺口,是大資本敢于擲下豪注争奪優質醫療資産的最大動因。

也因此,圍繞着和睦家醫療資産的資本輾轉騰挪必将成為中國醫療史一個“沒有輸家”的資本運作案例。

01 | “接盤俠”梁錦松

近14億美元股權收購案的背後,潛藏着的是前香港财政司司長梁錦松的一手财技。

1952年生人的梁錦松有着炫目的履曆:原香港财政司司長、原黑石集團大中華區主席、南豐集團行政總裁兼國際小母牛香港分會主席。

13個月前,也就是2018年6月末,新風天域集團董事長、聯合創始人梁錦松飛赴美國紐約,為的是在當月28日出席新風天域在紐交所挂牌的上市儀式。

梁錦松:我們非常高興可以開啟和睦家新的篇章

SPAC實際上是一種為公司上市服務的金融工具,這種更為高效的資本運作神器,被稱為“超級上市模式”。

與IPO或借殼上市不同,SPAC上市是先成立SPAC現金公司,然後IPO募資,再然後尋找優質并購标的,最終并購對象成為上市公司。

自2004年左右,SPAC漸變稱為資本市場的一種熱門金融工具,至2016年底,美國市場有超過140家企業通過SPAC上市登陸美股市場。

此前,也曾傳出人人車等中國公司SPAC借道美股市場,但至今沒有實質性動作。倒是梁錦松的新風天域捷足先登,接盤和睦家,為國内公司的境外上市上演了一把“騷操作”。

IPO前,新風天域已募集資金2.5億美元,截止2019年7月30日收盤,公司市值為4.14億美元。待交易交割完成後,新風天域(NYSE: NFC)将“變身”為新風天域醫療(NYSE:NFH)。

從整個操作來看,梁錦松在運作SPAC公司新風天域之初,或許就已經鎖定好了和睦家這個标的。

在新風天域的上市公司簡介裡有這樣一句話:新風天域目前在不同的主要行業組織其公司:醫療、創新以及教育,并将繼續擴大其投資組合。

醫療,首當其沖。況且,新風天域集團的另一位創始人,梁錦松在黑石的搭檔吳啟楠,在國際金融與醫療行業也有着豐厚的經驗。

實際上,梁錦松原本就與醫療圈交好。2017年4月間,剛剛持牌1年的中國第一家醫生集團——博德嘉聯便拿到了新風天域集團旗下的新風醫療控股的10億元人民币戰略投資。

而梁錦松與博德嘉聯創始人、原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外科主任林鋒,兩人私交甚笃。

當然,潮汕人林鋒在醫療圈不僅醫術出名,其商業頭腦也相當了得。圍繞大灣區,在重點區域市場布局診所與醫院,林鋒背後的男人梁錦松絕對是博德嘉聯成敗的關鍵人物。

但相比博德嘉聯還在藍圖勾畫中的穩步緩行,顯然已經花了22年時間,在中國醫療服務市場上殺出一條血路的李碧菁與和睦家更适合做“眼前事”。

中國醫療服務領域能夠适合資本運作的标的其實并不多。而由于機構成長的曆史原因以及醫療市場開放太晚,即便肉眼可見的這些優質标的,也因為股權結構等問題,很難讓梁錦松施展操作。

比較下來,股權結構非常幹淨、簡單的和睦家自然就成了新風天域的不二之選。

02 | “布道者”李碧菁

“她是真正的先鋒,她的成就為數以千計的後來者開辟了道路。李碧菁在中國提供的世界一流标準的醫療服務,也給商業社會帶來了積極的影響。”

2014年11月中的一個夜晚,在北京舉辦的中美商會年度頒獎晚宴上,作為首屆商會年度大獎“先鋒人物獎”得主,李碧菁得到了商會董事會的一緻提名。

在此大半年前,李碧菁創辦的美中互利公司剛剛完成私有化,從納斯達克退市。而幫助她完成私有化的金主之一的郭廣昌,對李碧菁在中國的創業經曆很是敬佩。

1979年的一個夜晚,經曆了漫長而颠簸飛行的李碧菁從美國紐約郊區的家中到了北京。從北京機場到北京飯店的沿途路上,李碧菁看到了很多騾馬車,路上的汽車一共不超過10輛。

從年少時期,因為鄰裡中的華裔,李碧菁對中國這個遙遠的國度萌生興趣,直到工作之後,她終于得到了一個來華工作的機會。

她所供職的制藥公司是第一批獲準在中國開設辦事處的美國公司,而李碧菁則作為“醫藥代表”來到了北京。或許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這變成了她在中國開創一番事業的發端。

僅僅兩年後,在“個體戶”都還是新詞的時代,李碧菁這個外國人就已經在中國開辦了自己的公司。

李碧菁的存在對于中國醫療事業有着極其重要的意義

“醫生們眼睛都亮了!”李碧菁創辦的美中互利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給當時的中國醫療行業帶來了第一台B超、第一台磁共振、第一台床前監護設備……

從醫療器械貿易公司打拼起家,李碧菁抓住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曆史性機遇的同時,也改變了中國醫療行業的面貌和自己的命運。

在美中互利做了10年之後,李碧菁意識到中國的醫療硬件已經基本完成升級,但醫院軟件的管理和服務意識仍然很是落後,也因此萌生了開設外資醫院的想法。

上世紀90年代初期,中國民營醫療都還是灘塗一片的蠻荒場,更何談一個外國人在中國開辦醫院?況且諸多的法律法規條框,要求太多、限制太多。

但李碧菁還是花了五六年時間,陸續拿到了180多個公章大印,1997年第一家和睦家醫院在北京開業。

而在這個過程中,李碧菁還遊說華爾街的投資人,讓紮根中國醫療市場的美中互利成為了納斯達克的上市公司。

1000萬美元的融資額雖然遠不及美國本土同業的融資量,但也仍然是一個不小的數字,足夠在那個階段上支撐李碧菁在中國醫療的地界上孵化和睦家醫療品牌。

自第一家和睦家醫院開業後的22年時間裡,李碧菁始終信奉一個最簡單的信條:這裡的人們需要怎樣的醫療服務。僅此而已,心無旁骛。

現在,中國醫療市場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社會化辦醫依然成為不可逆的曆史大勢,打破體制禁锢的醫生們紛紛跳出高牆開創屬于自己的事業。

李碧菁所開創之路,所經之磨難,都給了今天醫療服務市場創業者們最好的參照物。而已成為醫療服務行業最著名品牌的和睦家,并沒有讓這個始終滿懷激情的猶太女孩停下腳步。

在醫院、門診、康養機構、社區診所以及支付環節和睦險所構築的醫療服務閉環日臻成熟之後,李碧菁開始和睦家成規模體系的擴張之路。

仍有巨大潛力可挖的一線城市,更廣闊的二三線市場,都将是李碧菁繼續耕作的田野。

9家醫院、15家診所,22年沉澱下來的完整、獨特的體系結構和輸出能力,讓和睦家成為擁有全國和全盤覆蓋能力的綜合醫療機構。全面擴張也就順理成章的被書寫在紙面。

成為新風天域醫療的領航者後,李碧菁再次回歸資本市場,她和她無盡的醫療事業已然有了更為強大的資本支撐,剩下的就是将升級後的和睦家養成放之世界都能堪稱一流的機構了。

無論未來如何,作為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批創業的外國人,李碧菁的存在如布道者一般,對于中國醫療事業的發展有着極其重要的意義。

03 | “推手”郭廣昌

“如果說和睦家有什麼特别的地方,就是它背後三個猶太女孩的故事。李碧菁她們做了一件連我都覺得很難的事情——醫療,這真的讓我覺得很特别。”

曾做客央視《對話》欄目的時候,郭廣昌對于複星投資李碧菁的美中互利說了這麼一段話。因為在外界看來,盡管和睦家醫療是個不錯的事業,但卻很難變成很不錯的投資案例。

從賬面上看,的确這是個問題。畢竟,投資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為了資本回報。

幹了22年之後和睦家在2019年預計營收達到25億元人民币,但仍然是虧損狀态。2019年前五個月,和睦家醫療虧損8900萬元,2018财年全年虧損則達到1.77億元。

被很多不了解醫療服務的人認為是暴利行業,但真實狀況卻是連做到行業比較理想狀态的和睦家這個頭部品牌,都仍然掙紮在盈虧線之下。

難道郭廣昌投資李碧菁是個哲學問題?

90年代初期的時候,當李碧菁已經開始運作美中互利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檔口,1989年複旦大學哲學系剛畢業沒幾年的郭廣昌,和梁信軍等五人也才剛剛創業伊始。

而在複星五虎中,三人是遺傳工程學背景出身,也因此在複星靠房地産營銷賺到第一桶金後,郭廣昌把幾乎所有此前積累的資産都投在了生物制藥上。

 郭廣昌:李碧菁她們做了一件連我都覺得很難的事情 

從乙型肝炎診斷試劑開始,生物制藥至此後二十多年,一直是複星的明星業務闆塊。滬港兩地上市的複星醫藥集團(600196.SH\02196.HK)也是郭廣昌與醫健行業最緊密的聯系。

2009年,複星醫藥收購美中互利11.18%的股份,郭廣昌并非隻是被李碧菁的故事所打動,無論美中互利醫療器械貿易的業務,還是和睦家醫療服務的業務,在中國從長遠看都将是充滿希望和想象的。

郭廣昌可是巴菲特價值投資的忠實擁趸。

從成為美中互利股東的那一刻起,郭廣昌對于其價值判斷就是有充足理由的,否則也不會掏出2.24億美元在2014年的時候,拉上TPG高溢價的幫助美中互利完成私有化退市。

可以說,在将手中的和睦家醫療股權交割給新風天域之前,陪李碧菁完成重要積累的最重要推手就是複星郭廣昌。

而按照披露的交易結構看,複星可以從和睦家身上回收了4.29億美元也就是29億人民币現金,同時還以9400萬美元的對價換得新風天域醫療940萬股股份,占其總股比6.62%。

若從10年對美中互利的投資看,這筆交易為複星帶來16億元左右的财務回報,同時仍然保有和睦家醫療或者說新風天域醫療的重要戰略股東身份。

另一方面,對于複星醫藥而言,出售和睦家股權的時間點又是其自身發展的一個關鍵節點。近幾年,複星醫藥在市場布局和研發投入方面較重,面臨着巨大的資金壓力。

2018年财報顯示,複星醫藥盡管錄得27.08億元的淨利潤,但卻同比下降13.33%,這是複星醫藥7年來首次出現淨利潤下滑的情況。

進入2019年後,複星醫藥股價一路下滑,跌落出了A股醫藥闆塊“千億市值俱樂部”的序列。公開市場的業績壓力也可見一斑。

因此,在交易公布後,複星醫藥也表示這筆交易“有利于公司優化财務結構,所獲款項将用于補充運營資金及歸還帶息債務。”

陪跑李碧菁十年,郭廣昌還是大賺了一筆。現在,還能說複星投資美中互利是一筆不上算的投資嗎?

就算交易完畢,複星也仍然是新風天域醫療的戰略股東之一。和睦家雖然從财報上看是虧損的,但這個虧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在近兩年内提速了擴張,僅2018年就新建了4家醫院。

随着新風天域對和睦家完成收購并将其重新推進資本市場,有了更充足資本支撐的李碧菁,将會更遊刃有餘的實現規模級擴張。

郭廣昌雖然階段性的“交棒”給了梁錦松,但他仍然能分享到未來李碧菁“升級”和睦家的成長果實。

這很巴菲特!

04 | “赢家”陳悅

在這筆四方交易關系中,抽身而去的TPG是最為純粹的财務投資者角色。

“在過去的五年裡,和睦家在臨床、運營和商業方面取得了成功,并在中國各地擴大了經營範圍及客戶群,我們對共同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我們相信,新風天域将把和睦家推向新的高度,使其繼續蓬勃發展。”

TPG 亞洲資本合夥人陳悅的話裡透露着“一别兩寬,各生歡喜”的味道。

幾乎與複星創辦時間相同的TPG德太投資集團,經曆了27年時間的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之一,其管理資産規模超過1080億美元。

2015年4月,在與同齡的複星聯手收購美中互利的一年後,TPG與複星又攜手花費15億美元買下了著名的太陽馬戲團,可謂黃金搭檔。

在全球市場,尤其是在亞洲的投資重點中,醫療健康行業一直是TPG眼中的尤物。其過往及現有投資的醫療服務機構包括百彙(Parkway Pantai)、Healthscope 、TE Healthcare、ManipalHealth、Asiri Hospitals等。

和睦家是TPG在中國醫療健康市場上最重要的落子。從2014到2019年的五年時間,和睦家取得了醫院和診所的數量翻倍,床位數實現3倍增長。

“中國市場對優質私立醫療的需求巨大,而和睦家的市場定位正好可以滿足這一不斷增長的需求,這也是我們投資的初衷。”

五年後,TPG陳悅應該很是歡喜當初不惜最後提價23%,聯手複星擊敗了胡祖六的春華資本,鎖定了美中互利私有化的案卷。

五年後,當初4.54億美元案值的美中互利變現出了近14億美元,大緻估算下來,TPG拿到了3倍左右的投資回報。

在醫療服務這個行業領域,5年3倍的投資回報已然是可以大書特書的。隻是,接下來恐怕在中國另尋如和睦家這樣的優質且具規模效應的醫療服務資産,怕是又要耐心等上很久的時間了。

05 | 後記

就像麻将桌上沒有一個輸家一樣,恐怕三五年内,中國醫療服務領域都很難再出現如和睦家醫療重返資本市場這樣的完美交易了。

但比起這宗讓人有些霧裡看花的交易本身,更應該被我們記住的是布道、耕耘中國醫療服務市場的那份堅持,以及對于優質資産堅定投資、長期持有的信念。

放眼望去,中國醫療健康産業不乏如李碧菁這樣的耕耘者,他們需要被發現、被呵護。對于躁動已久的投資者而言,發現下一個和睦家的故事隻是需要更多的耐心而已。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央行金融科技發展規劃解讀(共24篇)

中國零售金融發展峰會(共18篇)

全球央行眼中的數字貨币(共10篇)



耗時 19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