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消費金融

後來者信托如何“搶食”消費金融

消費金融 吳林璞 · 未央網 2019-07-29

關鍵詞:消費金融信托

消費金融是創新轉型的方向選擇之一,目前已有半數以上的信托公司“入局”。

在監管不斷升級的趨勢下,信托傳統主力通道業務、房地産信托萎縮已成定局,加速轉型創新并找到新的主力收入支柱迫在眉睫。消費金融是創新轉型的方向選擇之一,目前已有半數以上的信托公司“入局”。
 

值得探讨的是,“後來者”信托如何“搶食”消費金融蛋糕?多位信托人士表示,在不具備先發優勢的情況下,信托發力消費金融業務需要找準定位,明确消費金融業務在整個公司的業務體系的戰略地位,同時提升該領域的風控能力。
 

疊代布局模式 

據了解,信托資金成為多家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核心資金渠道,主要是通過發行信托計劃籌集資金、批量放款、最終到達終端消費者。從參與模式來看,信托人士表示,經過疊代升級,信托公司參與消費金融業務的模式正在逐漸由To B 向To C轉變。
 

百瑞信托博士後工作站研究員謝運博介紹,To B模式主要是通過信托貸款方式,向消費金融公司、小貸公司等提供融資,信托公司一般是扮演着資金提供方的角色;随着信托公司逐漸積累消費金融業務方面的風控經驗,業務升級為To C模式,即直接向借款人提供貸款,借款人也直接向信托公司還款。
 

“信托公司是否選擇升級為To C模式,取決于消費金融業務在信托公司的戰略位置。如果消費金融業務在信托公司的發展戰略中非常重要,那麼信托将更有動力在這一領域深耕,并加大投入,積累風控經驗。”謝運博進一步指出。
 

目前,信托在參與消費金融的過程中,很大程度上還離不開與助貸機構、消費金融公司的合作。
 

比如,雲南信托合作了薩摩耶金服、拍拍貸京東金融等;外貿信托合作了中騰信、捷信消費金融、金融聯等;渤海信托合作了萬達共富、找鋼網、趣店等。
 

有分析認為,原因在于消費金融本質是小額零售信貸,具有額度小、審批快、無抵押和期限靈活方便等特點,和房地産、政信等信托公司傳統業務相比,差異顯著。而與信托公司相比,消費金融公司具備數據、場景、風控等方面的優勢。
 

用益信托研究員喻智指出:“信托公司正在努力改變為各大消費金融公司‘找錢’通道的角色。外貿信托、雲南信托等信托已經獨立搭建交易平台,開發風控體系,第一家信托系的持牌消費金融企業已經獲準。”
 

後入者存競争劣勢 

有分析認為,随着消費金融行業進入全面整頓和規範階段,持牌經營将是發展方向。信托公司作為持牌金融機構,随着監管愈發明晰,發展日趨規範,在消費金融領域可能有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從消費金融行業大環境來看,經過了前幾年的“跑馬圈地”,以及近兩年的強監管,如今行業面對馬太效應增強、資産分化以及頭部交易對手趨于“紅海”的現狀。
 

信托業内人士李林(化名)表示:“目前信托公司參與消費金融業務也不是完全沒有疑慮,對于消費金融業務,參與較早的信托公司确實具有先發優勢。對于後期入場的信托公司來說,将面臨比較明顯的後發劣勢。”
 

“後發劣勢”表現主要有兩點:一是難以切入頭部的消費金融公司、小貸公司,或者隻能以較低的費率與頭部公司合作;二是需要同步提升該領域的風控能力,而這需要時間沉澱積累。
 

謝運博也坦言,雖然消費金融業務空間較大,但參與主體衆多、市場競争較激烈。一方面,信托公司應提高風控能力。隻有風控能力跟上,業務規模才有可能擴大;另一方面,信托公司應将視角投向更廣闊的領域,大力發展消費金融的資産證券化業務。
 

“信托公司入場的關鍵在于是否建立了符合自身實際的業務策略。”李林指出,這其實是信托參與消費金融的定位。
 

在謝運博看來,未來信托公司應充分發揮信托制度優勢,向消費金融相關的資産證券化業務發力。具體而言,消費金融對應的底層資産具有小額、分散的特點,非常适合做資産證券化。信托公司在資産證券化業務上具有制度優勢,也屬于監管鼓勵的業務方向,可以結合消費金融,做更多的探索。
 

喻智告訴記者:“信托公司轉型消費金融之路任重道遠。”信托公司開展消費金融應從資金端和資産端兩方面來看:一是利用風險隔離和通道的優勢對接銀行資金,或對消費金融資産進行證券化設計,實現非标轉标;二是利用通道優勢與擁有強勢消費金融資源的第三方進行合作并積累經驗,逐步搭建自身的交易平台和風控系統,深入參與消費金融業務。
 

風控為關鍵 

多位信托業内人士表示,信托公司成功分得消費金融“蛋糕”離不開風控能力。現階段消費金融的競争逐漸激烈,客戶風險不斷下沉,風控不利不但會導緻信托資産風險無法得到有效控制,還會對進一步開展消費金融業務産生負面影響。
 

李林告訴記者,消費金融業務本身就存在很多法律風險,例如貸款的綜合利率可能會超過法律規定的上限,借款人逾期後的暴力催收等,這些都極易引發借款人與信托公司、助貸機構的法律糾紛。
 

良好的風控是業務健康發展的前提。謝運博指出,消費金融業務的邏輯在于用較高的利率水平,覆蓋相對較高的不良率。風控一旦出現問題,不良率過高,會導緻業務盈利上出現較大問題。
 

“信托公司傳統的風控模式難以适應消費金融業務,但風控外包是有風險的。”喻智告訴記者,這可能會使風控核心環節受制于人,甚至産生法律風險。
 

“在信托公司直接向借款人發放貸款的模式下,信托公司需要依賴助貸機構推薦合格借款人,但這可能有将授信審查、風險控制這樣的核心環節外包給助貸機構的嫌疑,從而引發法律風險。”謝運博解釋道。
 

有分析認為,作為消費金融的“後來入場者”,信托需要面對不良率的升高。消費金融行業尚未經曆過宏觀經濟的下行周期,行業一旦萎縮,必須提前做好流動性安排和資産處置方案。如此看來,即使面對轉型加速的壓力,在沒有做出充足的準備,以及明确定位之前,信托仍需謹慎參與消費金融。
 

“消費金融不一定能支撐得起整個信托行業轉型之路,也不是每一家信托公司都适合去發展消費金融業務,信托公司對消費金融業務應該理性。”謝運博指出,參與之前,信托應該首先明确能夠在該項業務上持續投入多少資源,以及消費金融業務在整個公司的業務體系中處于什麼地位。如果隻是“淺嘗辄止”,投入的資源相對于獲得的業務收益,可能并不劃算。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供應鍊金融立規驅劣币

下一篇>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費金融市場機遇在哪裡?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爬蟲沖擊波(共9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19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