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消費金融

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費金融市場機遇在哪裡?

消費金融 胡群 · 未央網 2019-07-31

關鍵詞:消費金融市場金融科技公司

中國上半年的消費強勁。  

中國上半年的消費強勁。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達到10330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7.5%。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19.5萬億元,同比增長8.4%。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60.1%,拉動經濟增長3.8個百分點。消費依然是引領經濟穩定增長的重要動力。
 

除4月受“五一”小長假影響外,上半年其他月份增速均在去年末8.2%的增速之上,6月份消費同比增長9.8%,為近15個月以來最高增速。這也一定程度上說明,消費增速已企穩。
 

消費增速的背後是可支配收入的增速。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294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8.8%,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5%,快于GDP增速。
 

消費的興起,為消費金融業務提供了成長機遇。
 

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顯示,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在用發卡數量共計6.90億張,全國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0.49張,銀行卡卡均授信額度2.29萬元。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797.43億元,占信用卡應償信貸餘額的1.15%,占比較上季度末下降0.01個百分點。
 

與前些年不同的是,消費金融市場參與者中,小貸公司和互聯網金融機構的數量越來越少。
 

人民銀行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797家,貸款餘額9241億元,上半年減少304億元,無論數量、貸款餘額均低于2018年末。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8133家,貸款餘額9550億元。
 

監管趨嚴,互聯網金融機構正大規模退出市場。據零壹金融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僅有854家網貸機構正常運營。剩下的積極找尋轉型之路,助貸正成為主流。
 

據麻袋研究院了解,目前助貸機構主要是小貸公司、擔保公司、融資租賃公司、一些有資産獲取能力的轉型P2P機構、以及衆多其它非持牌機構,主要合作方有四類,包括銀行、信托、消費金融公司、P2P網貸平台等,但是與每類機構合作都有不同的優缺點。比如銀行,資金實力充足,且資金成本較低,但是合作要求苛刻。
 

當銀行信用卡服務中高消費群體時,上述機構則瞄準額長尾人群,但對于部分銀行、信托等傳統金融機構而言,貸前獲客、貸後催收等業務較為繁瑣,再加上本身大數據風控能力、數據整合能力等并不是很強,要搶食消費金融領域或者小微企業市場,則需要與外部平台學習合作。
 

“在傳統的借貸業務中,金融機構通常獨立完成從貸前申請到貸後管理的全部業務環節。”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出版的《普惠信貸聚合模式研究報告》指出,但是普惠金融服務的客戶群體具有金融需求多元、地域分布廣泛且分散、風險複雜且識别成本高、金融素養和互聯網接受及運用程度參差不齊等特點,而單一金融機構在普惠信貸業務開展中,存在獲客渠道單薄、自有數據風控效果不理想、風險自擔情況下風險過于集中、資金供給受限從而影響規模成長等諸多問題。業務可持續性方面遭遇的瓶頸,使從業機構在“單打獨鬥”模式的基礎上開始探索“科技賦能”模式。
 

然而,并非所有互聯網金融機構都有機會為金融機構提供金融科技服務,尤其是參與消費金融盛宴。當線上流量趨于瓶頸時,更多的消費金融增量将來自于線下。
 

安永《2019年全球金融科技采納率指數》報告指出,中國大陸金融科技服務的普及率更是遙遙領先,轉賬和支付(95%)以及儲蓄和投資(75%),特别是店内移動支付(90%)及線上投資建議和投資管理(55%),其中99.5%的消費者知曉轉賬和移動支付服務。
 

這組數據同時也從側面反映,金融科技線上流量幾近天花闆。
 

“互聯網企業所能輸出的能力存在明顯的邊界。”
 

《普惠信貸聚合模式研究報告》指出,互聯網企業優勢主要集中在線上。一方面,純線上經營模式能支持傳統機構為移動互聯網族群提供契合他們習慣的快捷服務,但難以覆蓋大量存在于線下、互聯網能力薄弱的長尾人群。另一方面,互聯網企業積累和融合的線上數據能夠支持其有效進行身份識别和欺詐風險辨識,開展小額、短期、消費性貸款業務,但在中大額、中長期貸款的信貸風險甄别上能夠發揮的作用有限,限制其對小微企業、農戶等群體生産經營性資金需求的服務能力。
 

因此,對于金融機構而言,金融科技要能在風控可控且價格相對較低的情況下,為之提供賦能,才有機會合作。
 

陸金所的副總經理李芸在“2019年中國未來峰會”上表示,傳統金融業面臨成本高、門檻高,而效能可能不高的共同痛點,金融科技對其最大的幫助可能在于降低成本、提升業務運營效率、優化客戶體驗,以及控制風險。
 

但絕大部分網貸機構目前很難滿足上述四點,尤其是控制風險。從近年網貸機構的逾期貸款及不良貸款情況可見一斑。
 

“互聯網金融粗放發展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依靠外部導流+高利率覆蓋高成本的‘市場驅動型’企業90%都會死掉。隻有具有自主場景和獨立獲客能力并不斷通過核心技術降低運營成本的‘技術驅動型’公司,才能活下來并活得好。”樂信副總裁史紅哲在上述峰會上表示,當前消費信貸面臨的最大挑戰仍然是交易欺詐,這對技術提出了更高要求。批量、集中式、團夥式欺詐案件,從單個案件來看完全是一個正常交易,如果用傳統的黑名單技術、專家規則來處理根本做不到。
 

為此,樂信基于人工智能開發了一套新型智能反欺詐工具,包含複雜網絡、LBS風險評估、收貨地址聚類分析、用戶行為序列分析、輿情監控等。它的出現提高了事前欺詐識别率、欺詐應對效率以及事後欺詐案件挖掘效率。
 

今年2月,樂信輿情監控系統就曾偵測到某論壇有騙子冒充分期樂工作人員進行詐騙,反欺詐人員利用LBS地址定位等技術,對該詐騙QQ及詐騙設備信息追蹤,确認作案設備和地區,最終協助警方抓捕了嫌疑人。基于智能反欺詐,過去一年,樂信共破獲300餘起欺詐案件,避免了2000餘起欺詐案件發生,每月攔截金額3000多萬。2019年以來,樂信平台50人以上的團夥欺詐案件發生0起。粗略統計,經由樂信平台所促成的貸款中,每300萬元隻有1塊錢會被騙,遠低于行業水平。
 

由于效率大幅提升,樂信的運營支出占平均在貸餘額比重,從2015年的17.3%降至2019年1季度的4.5%。與此同時,在極緻效率下,樂信也做到極緻安全,其90天以上的逾期不良率僅為1.42%,位于行業領先水平。
 

“未來金融科技發展的一個重點方向是,如何将金融和技術做更好的結合。”史紅哲透露,樂信目前正在和100多家金融機構合作,把風控技術提供給合作機構,今後還會成立專門的ToB部門進行技術輸出,把樂信的技術優勢、金融機構的優勢很好的結合,實現優勢互補。
 

“金融産業的分工與合作更趨細化和深化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對于未來金融機構與金融科技機構的合作,《普惠信貸聚合模式研究報告》認為,監管機構應該平衡好穩定與創新的關系,并建立、完善金融基礎設施,以及強化自身監管能力,尤其是加快監管科技建設。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後來者信托如何“搶食”消費金融

下一篇>美團“生意貸”日放款破億,美團金融要彎道超車?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爬蟲沖擊波(共9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93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