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保險

“消費貸+保險”模式的監管強化與生态邊界

保險 李薇 零壹财經 2019-08-10

關鍵詞:保險科技消費金融消費貸

零壹智庫聚焦保險科技,系列剖析互聯網保險發展中的困境與未來發展趨勢。

來源:零壹财經

作者:李薇

 

進入2019年下半年,我國監管部門出台了多項互聯網保險監管文件,尤其是在個人線上信貸領域。互聯網金融經過近幾年的高速發展,如今已形成“消費信貸+保險”的新型商業模式,但與此同時也積累了一些合規風險問題。7、8月份,很多個人貸款用戶表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在消費金融平台上購買了保險,但平台沒有相關提示信息。因此,衆多的互聯網保險機構積極開展合規整改,對于合作的消費金融服務平台,更注重保險産品在平台中的信息披露和辦理流程規範。

 

伴随個人用戶貸款逾期、共債危機等問題相繼發生,火爆一時的消費金融行業引發熱烈讨論,并且與之關聯的互聯網保險機構也成為關注焦點。面對我國“消費升級”發展趨勢與國家倡導“促消費”政策指引,發展保險科技更應嚴格防控風險,應當從構建互聯網保險生态體系的角度,進一步明确保險産品可融入的業務發展邊界,從而構建出一個健康的、符合數字普惠金融理念的保險生态圈。

 

零壹智庫聚焦保險科技,從監管政策、經營業績、産品創新與數字化轉型等角度,将分為多篇,系列剖析互聯網保險發展中的困境與未來發展趨勢。本文作為保險科技系列的第一篇,從布局消費貸的保險科技視角出發,解讀切入網貸平台的合規風險及可行發展路徑。

 

一、監管強化:2019年我國多次發文規範互聯網保險

 

2019年以來,銀保監會共發布了五項有關互聯網保險的監管文件,其中最受關注的,是7月份發布的兩個有關消費金融業務的文件。針對日益增多的互聯網保險投訴事件,監管部門對于行業亂象進行集中整治,尤其是平台搭售意外險、保險合同條款不清楚等問題強化管理,提出更高的業務合規要求。

 

表1:2019年銀保監會出台有關互聯網保險的政策文件
資料來源:銀保監會網站零壹智庫制表

 

1.嚴禁網貸平台搭售“意外險”

 

銀保監會在7月份發布的《關于開展現金貸等網貸平台意外傷害保險業務自查清理的通知》文件中,明确指出杜絕強制搭售“意外險”的行為。“網貸+意外險”這種商業模式的出現,源于保險公司以返傭形式将保費回流到貸款平台,平台可獲取貸款利率紅線之外的利潤(利率不超過36%的紅線,面對衆多的互聯網高風險借貸用戶,需尋求更大收益來覆蓋可能造成的損失)。

 

從保險業務的保障功能來看,要做到一旦觸發賠付條件,保險就要對被保險人進行賠付。然而,事實上目前搭售的意外險,應當被判定為“僞保險”産品,它并沒有承擔保險的償付責任,一旦借款人出現了人身意外事故,并不能由保險公司進行賠付。這是涉嫌虛假保險産品銷售的違規行為,主要目的是讓網貸平台能夠收取36%利率之外的額外利潤,卻沒有真實履行保險責任,借款人無法享有保額範圍内的權益保障。 同時,從保費價格來看,網貸平台搭售的意外險要更高,在貸款本金5000元的情況下,保費金額往往在300-1000元不等。零壹智庫通過查閱與多家網貸平台合作的永安财險官網發現,同樣的一年期綜合交通意外險,保額高達330萬,并且保險價格僅為99元,遠低于網貸平台的保險費用。

 

圖1:永安财險一年期綜合交通意外險

資料來源:永安财險官網

 

2.互聯網保險合同條款亟待規範

 

用戶在消費金融平台上購買保險産品時,隻能在貸款協議中看到關聯保險業務,而無法得知明确的保險合同、條款與具體保障内容等信息。在21CN聚投訴平台上,衆多網貸平台用戶表示貸款成功辦理後,緻電保險公司客服時,也無法查詢到保單信息和具體保障範圍。2019年下半年,銀保監會指出将加強互聯網保險的合規風險審查工作,要求保險機構加強信息披露,全面保障用戶知情權與自主選擇權。

 

二、“消費貸+保險科技”:破除亂象,探路信保業務

 

網貸平台與保險公司的合作模式,并非是這兩年随着現金貸、消費金融市場的發展才興起,保險公司與P2P平台很早就已經展開了履約保證保險業務合作。本次意外險被監管部門點名後,使人們主觀判斷這是一個亂象叢生的行業,而忽視了保險在分散化解風險方面發揮的作用。包括信用保證保險、履約保證保險等傳統業務,擁有真實的保險賠付功能,這也指明了“消費貸+保險科技”相結合的未來發展方向。

 

圖2:網貸平台中運用的保險産品分類情況

資料來源:零壹智庫制圖

 

1.受行業亂象波及的信用保證險、履約保證險

 

網貸行業的目标客群主要針對80後、90後這類年輕一族,他們對于保險的認知十分有限,根本分不清品類繁多的各種保險産品。其中,信用保證險、履約保證險這兩款是傳統的保險産品,國内知名保險巨頭都與網貸平台開展了這項業務,而随着互聯網金融浪潮而興起的一波中小财險公司,由于無法達到風控門檻要求,沒有涉足這類業務。

 

表2:信用保證保險與履約保證保險的業務概述與準入門檻要求

資料來源:銀保監會

 

零壹智庫從一位互聯網保險頭部平台了解到:“受到近期監管部門密集發文的影響,網貸平台涉及的保險業務較為敏感,也波及到信用保證險的發展。這種保險的最終受益人是網貸平台,嵌入保險産品主要是平台方的訴求,并不能粗暴理解為捆綁銷售”。由此可見,近年來市場上出現的一批“奇葩險”“僞保險”,使廣大的互聯網用戶群體對于财産保障的真實功效存在質疑,讓真正發揮保障功能的信用保證保險、履約保證保險等産品,也飽受負面輿情的波及。

 

在消費金融領域,以信用保證保險業務為主,而履約險在P2P業務中起步較早,消費金融業務的合作情況并不多見。很多保險行業巨頭都在消費金融領域,積極發展信用險業務,譬如:平安财險與平安普惠合作的個人借款信用險、個人借款保證保險;衆安保險與小赢合作的個人借款保證保險;陽光保險與馬上消費金融公司合作的個人信用保證保險等。

 

2.保險機構應增強用戶教育、體現風險緩釋價值

 

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國批準成立的互聯網保險公司僅有四家,即衆安保險、易安财險、安心财險以及泰康财險。最近幾年,監管沒有再發放互聯網保險牌照,也是源于行業尚未形成成熟的盈利模式,因此用戶認知有限。保險機構應當加大對于保險保障功能與具體産品知識的宣傳介紹,使社會公衆增強保險意識,能夠區分出不同保險産品的差異,理性看待貸款平台關聯保險産品的價值,将其作為個人貸款的風險緩釋工具。

 

保險行業作為我國傳統金融機構之一,對于消費信貸這類資産的風險識别,擁有較強的風控技術能力。同時,近年來傳統保險機構也展開了數字化轉型,加強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領域的投入力度。保險是信用增級的有效工具,在意外風險、信用風險與系統安全風險等方面,擁有相對成熟的管理經驗。尤其是目前我國形成的衆多消費金融平台,通過保險增信,可比較有效的識别風險數據并進行風險預警。

 

三、回歸科技賦能的本源:劃定互聯網保險生态邊界

 

在金融科技與“消費升級”趨勢的引領下,近年來我國零售金融業務規模持續攀升,從此催生出“網貸+保險”這種全新的商業模式。事實上,這種商業模式與熱議的“開放銀行”邏輯一緻,均體現出“開放、連接”的發展特征,但保險産品創新不同于信貸業務,它在賠付規則、費率定價等方面的專業化要求更高,因此需要劃定其生态邊界。

 

互聯網平台具有網絡效應,保險産品不能無限制地介入各類網貸場景之中。互聯網保險生态的核心價值在于數據,包括用戶畫像、風險測評、費率定價等都離不開數據,因此生态邊界就是要設定哪些場景屬于自身優勢的業務領域,能夠保證風險可控,賠付率處于合理水平。

 

我們應當意識到“保險姓保”,重點在于發揮保障的屬性,圍繞自建場景與生态圈布局情況,有針對性地介入網貸領域,不能盲目擴張。從信用保證保險來看,賠付率處于較高水平,對于保險機構而言造成了一定虧損。以人保财險為例,2018年報中披露信用保證險原保費收入為115.75億元,賠款支出34.29億元,承保利潤為1.85億元,可見賠付比例較大。 此外,在履約保證保險方面,長安保險、永安财險等機構都受到了P2P平台的拖累,其中長安保險在2018年出現現金流大額流出,主要源于大量墊付履約保證險資金,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和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均大幅下滑至-41.5%,永安财險也受到互金爆雷潮的影響,受到市場的質疑,2015-2018年的淨利潤分别為8.33億、6.43億、3.01億和2.22億,呈現快速下滑的趨勢,引起監管部門對于違規行為的核查,對保險機構的品牌形象與聲譽造成較為嚴重的影響。

 

鑒于此,要培育出一個有品牌知名度的保險服務平台,必須要做到“小而精”,而非“大而全”介入衆多網貸平台之中,因此筆者認為,構建互聯網保險生态邊界應當遵循三個原則:

 

第一,圍繞具備核心競争力的保險産品,挖掘對應場景下的用戶畫像特征,并拓展适合切入特定場景下保險産品的合作平台;

 

第二,不同規模的保險機構,在互聯網保險生态中的角色有所不同,往往頭部平台會主導行業生态建設,而中小規模的保險公司發展戰略不是構建生态,而是進入适合自身服務場景的生态,但不能盲目開發産品;

 

第三,“網貸+保險”作為商業模式的重塑,在保險條款、費率定價、保障責任等方面要明确規範。科技賦能保險業,是對技術手段的革新,不可單純理解為保險與網貸平台之間的“導流”,而是對外輸出消費金融解決方案,為客戶創造保險産品的價值,才能構建長期穩定的合作關系,促進互聯網保險生态持續健康發展。

 

四、小結

 

互聯網保險是我國發展數字普惠金融的關鍵要素之一,近年來“網貸+保險”成為業界探索出的新興商業模式,從P2P延伸至消費金融平台。2019年下半年,監管層警示網貸平台搭售“意外險”,标志着互聯網保險将迎來規範整頓,對于行業良性發展是一大利好。本文指出信用保證保險、履約保證險等産品,在消費金融業務中切實發揮出保險功能,不可因部分“僞保險”而否認全部産品。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應回歸保險業務本源,明确科技賦能的生态邊界。尤其是一些新興的中小型保險機構,不可盲目切入各類網貸平台之中,更應圍繞自身塑造的用戶畫像與風控體系,保證保險産品的真實償付功效,助力更多的互聯網用戶獲得金融服務,加速我國數字普惠金融發展。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保險周報:銀保監會批準籌建首家外資養老保險公司;保險業前兩月原保費收入增長20%

下一篇>沒了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37ms